Kevin Yen Photography

Blog

成功嶺替代役新兵日記 Day 1

成功嶺181梯替代役 第二大隊 第八中隊 第六分隊 左至右:科文、哲緯、兆翔、意傑、翊翔、竣鍇、勝維、宇平、冠程、凱正。

成功嶺181梯替代役 第二大隊 第八中隊 第六分隊
左至右:科文、哲緯、兆翔、意傑、翊翔、竣鍇、勝維、宇平、冠程、凱正。

2017/08/28 - DAY 1

現在是凌晨12:28,再過不到八個小時就要搭上通往成功嶺的地獄專車,本來已經提早上床,以為睡了很久,看了看手錶卻發現只翻了一個小時,就這樣睡睡醒醒,天亮了。

自己走去區公所報到,報到完畢走出來發現老爸、老媽、外公、外婆、大舅都偷偷跑來幫我送行,我只是去個新兵訓練啊各位!不過看到家人是真的還蠻開心的。清水區公所送每個新兵一支手錶、一張沒有儲值的悠遊卡、還有一張寫滿成功嶺單位相關資料的紙,這時候才知道自己自己屬於第二大隊的第八中隊,希望是個天堂中隊。對了,在區公所的每個新兵的臉都臭得跟屎一樣… 完全沒有想認識新朋友的慾望。

上遊覽車滑一下手機就開始打瞌睡,也沒什麼太多的事情可以做,忘記是到了沙鹿還是梧棲區公所,看到有人的女朋友來送行一直送到車門口,有個親友團每個人都拿著手機狂拍把新兵當成明星一樣,還有一個新兵最扯,背著一個很大的背包,還帶了一個行李箱… 大哥你是要去當兵,不是要去夏令營欸,要帶行李箱你也低調點,大紅色的上面還有一隻可愛老虎是怎樣哈哈哈哈哈,馬的我竟然還笑得出來。

一睜開眼就發現已經到了成功嶺三號門,原來傳說中的成功嶺就是長這個樣子啊。有樹,很多的樹,還有更多的樹。下車之後馬上被長官叫說衣服紮進褲子裡,每個人都好像回到小學的時候。

接下來是傳說中的髮婆,因為怕被粗魯地對待,所以在入伍的前一個晚上已經把自己頭髮理到0.5分頭幾乎光頭,想說應該可以不用再被推一次了吧。我錯了,軍中一切的事情都不可以用常理來判斷。中隊長(那時候還不知道官階,只知道穿的綠綠的,臉臭臭的)把我點起來去給髮婆剪髮,我還很白目的再問他一次這樣真的還要去剪嗎?他面無表情盯著我看了三秒鐘,我想說挫賽要被罵了,但他就只說了「去」。髮婆看到我也很無奈,披上不知道沾了幾百個人的汗水和頭髮的圍布,隨便推了三下就把我趕去用痱子粉。撒痱子粉的方式也很奇葩,叫我們彎腰低頭,然後用大刷子直接沾整坨的痱子粉灌到我們頭上,是把我們當一塊塊的鮮嫩炸雞排嗎?因為真的很熱,所以過不久就看見幾個比較容易流汗的同學頭上流下痱子汁,堪稱奇觀。

分隊長再來把我們帶到188營站和OK便利商店(在對面),讓我們把在外面還沒有準備好或是缺的東西一次買完。新訓期間只會來一次,所以清單上有缺的東西一定要買齊,要不然就會出事。到了營站門口發現,188營站的店員每個都站在門口超熱情的攬客,帥哥帥哥的一直叫,一堆滿頭大汗沾滿痱子粉和髮屑的光頭被叫帥哥,那個畫面還真蠢。總而言之,謹慎如我,在外面已經幾乎把該帶的東西都買完了,就買了一些少許備用的東西,像是汗衫、毛巾、針線盒、藍白拖等等… 購物籃大概只裝了三分之一,要結帳時櫃檯小哥按一按竟然他X的要五百多塊… 這些東西在外面加起來絕對不會超過三百。後來跟同梯討論才知道他們有些人買一買快破千,真的扯到爆炸。雖然沒有下一次了,但強烈建議在進成功嶺之前就把東西都買好,因為有些東西沒有標價,等於價錢隨他們開,長官在外面盯著,動作可以多快就要多快,最後都只能自認倒霉。

剛開始還穿便服的時候都還沒怎麼被罵,想說新兵訓練不過爾爾,沒想到我錯的離譜。領完裝備後馬上被幹到飛天,好像身上的衣服就是代表著死老百姓和軍人的一線之隔。大家換裝完畢感覺就是剛從工廠製造出來的光頭大軍一樣,連內褲都要穿一樣的,真的是從頭到腳從裡到外包括腦袋都要徹底被改造的概念。整天都在寫資料,神經隨時都處於繃緊的狀態,很怕什麼事情做不對就馬上被幹飛,到下午三點就累了。原來朋友在我入伍前說的沒錯,「去當兵累的不是身體,大部份最累的是心理層面上的疲憊」。

亂哄哄的洗完澡,終於比較舒服了一點,不過洗澡完又集合是怎麼樣啦,馬上又滿頭大汗。繼續回教室寫資料寫到晚上9:00回寢室就寢,發現下鋪比想像中的涼爽,才發現原來我頭上有一台抽風機,超幸運。

洞八洞六倆,新兵登入成功嶺的第一天,完畢。

後記:第一次被幹。「洞六倆!走路的時候手半握拳是聽不懂嗎?!教幾次了!」

MilitaryChun-Kai Yen